优德88手机中文版


> 新聞中心 > 黨建工作 >

共產主義事業應是平凡而生動的——重讀列寧 《偉大的創舉》

來源:admin 時間:2020-04-04 瀏覽次數:

  列寧是世界無產階級的偉大導師和領袖,為世界無產階級革命和共產主義事業作出了重大的貢獻。1919年,當年輕的蘇維埃與國內外反革命武裝作生死搏鬥、後方全力支援前線的時候,莫斯科—喀山線鐵路工人第一次開展了共產主義星期六義務勞動。列寧深為工人階級迸發出的這種共產主義精神而感動,稱之為“偉大的創舉”,並寫作《偉大的創舉》來闡釋他所理解的“共產主義星期六義務勞動”和後方工人的英雄主義。列寧強調:“少唱些政治高調,多注意些極平凡的但是生動的、來自生活並經過生活檢驗的共產主義建設方麵的事情,——我們大家,我們的作家、鼓動員、宣傳員、組織者等等都應當不倦地反複提出這個口號。”

   

共產主義事業的建設者是平凡卻生動的群眾


   列寧認為,人民群眾是曆史的創造者。他們既是物質資料生產者,又是文化生活的創造者,他們平凡卻生動,他們是決定社會變革的唯一力量。

 

  共產主義星期六義務勞動的出現是在十月革命後不久。當時國內外階級敵人為了扼殺蘇維埃政權,互相勾結,挑起了國際帝國主義的武裝幹涉和國內的白匪叛亂;打著革命旗號的機會主義分子孟什維克和社會革命黨人也趁機叛亂。關鍵時刻,蘇聯工人階級為了粉碎資產階級的叛亂,保衛新生的革命政權,用英勇果敢的革命精神,自覺組織起來,實行不要任何報酬的星期六義務勞動,以實際行動支持列寧領導的衛國戰爭,維護年輕的蘇維埃政權。  

 

  在《偉大的創舉》中,列寧滿腔熱情、高度讚揚了人民群眾英勇奮鬥的首創精神,深刻地指出了“共產主義星期六義務勞動”的巨大曆史意義,就在於“它向我們表明了工人自覺自願提高勞動生產率、建立新的勞動紀律、創造社會主義的經濟條件和生活條件的首創精神”。列寧認為,這些處在資產階級、孟什維克和社會革命黨人的反革命煽動包圍中的忍饑挨餓的工人,不顧饑餓和疲乏,實行“共產主義星期六義務勞動”,從事不領任何報酬的額外工作,並且極大提高了勞動生產率,詮釋了後方工人極偉大的英雄主義,是比推翻資產階級更困難、更重大、更深刻、更有決定意義的變革的開端,彰顯了人民群眾作為共產主義事業建設主體的平凡而生動。

 

  你看,“發起這種勞動的,並不是條件特別好的工人,而是各種不同專業的工人,還有並無專業的工人,也就是處於通常的即最困難的條件下的粗工”。列寧寫道:“莫斯科—喀山線的同誌們高唱《國際歌》結束了第一次共產主義星期六勞動。如果全俄羅斯的共產黨組織都學習他們的榜樣,而且堅持不懈地貫徹下去,那麽,俄羅斯蘇維埃共和國就會在共和國全體勞動者的洪亮的《國際歌》聲中度過今後一段艱苦的歲月……”

 

  共產主義建設經驗來自平凡卻生動的生活並受其檢驗

  

  列寧在《偉大的創舉》一文中指出,“共產主義星期六義務勞動”是共產主義的實際開端,它的出現、成功和推廣說明了“共產主義就是利用先進技術的、自願自覺的、聯合起來的工人所創造出來的較資本主義更高的勞動生產率”,驗證了無產階級勝利的基礎,勝利的保證“在於無產階級代表著並實現著比資本主義更高類型的社會勞動組織”。 

 

  列寧強調,這種“稀罕”的開端發生在“隻是實行從資本主義向共產主義過渡的第一步”的階段,“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之間的科學區別,隻在於前者是從資本主義中生長起來的新社會的第一階段,後者是這個社會的更高階段”。這一“非常重要的開端”是“戰勝自身的保守、渙散和小資產階級的利己主義,這是戰勝萬惡的資本主義遺留給工農的習慣。當這種勝利鞏固起來時,而且隻有那時,新的社會紀律,即社會主義紀律才會建立起來;隻有那時,退回到資本主義才不可能,共產主義才真正是不可戰勝的”。 

 

  所以,為了完全消滅階級,消滅城鄉差距、體力勞動和腦力勞動的差別,必須“大大發展生產力,必須克服無數小生產殘餘的反抗(往往是特別頑強特別難於克服的消極反抗),必須克服與這些殘餘相聯係的巨大的習慣勢力和保守勢力”。

 

  在《偉大的創舉》一文中,對於“公社”一詞定義的討論也充分說明了共產主義建設經驗來自平凡卻生動的生活且受其檢驗。曾經,“公社”這個詞用得太隨便了,凡是共產黨員創立的或在共產黨員參加下創立的一切企業,往往一下子就自命為“公社”,因此,全俄蘇維埃中央執行委員會決定,禁止動輒使用“公社”字樣,“首先你要證明自己能為社會、為全體勞動群眾無償地勞動,能‘用革命精神從事工作’,能提高勞動生產率和模範地進行工作,然後你才有權取得‘公社’這個光榮稱號”。 

 

  “共產主義星期六義務勞動”在這方麵是個十分寶貴的例子。莫斯科—喀山線鐵路工人們是先在實際上證明了自己確實能像共產主義者一樣工作,然後他們才稱自己的“創舉”是“共產主義星期六義務勞動”。實踐證明,唯有展開“共產主義星期六義務勞動”這樣類似活動的組織,才有資格稱之為“公社”。

   

  共產主義事業最終是要解放平凡卻生動的群眾

 

  恩格斯在《自然辯證法》中說過,勞動是整個人類生活的第一個基本條件,而且達到這樣的程度,以至我們在某種意義上不得不說:勞動創造了人本身。馬克思進一步指出,勞動是人的本質活動,勞動使人從自然神秘力量中解放出來,因此,人的解放意指人與自然的博弈,取決於生產力的發展。列寧在闡述“共產主義星期六義務勞動”時多次強調,要把“提高勞動生產率”作為重要任務。

 

  列寧指出,“共產主義星期六義務勞動”是具有共產主義性質的勞動,因為“自由王國隻是在必要性和外在目的規定要做的勞動終止的地方才開始”,是朝向自由王國的開端。由此,列寧認為“共產主義星期六義務勞動”是在變革生產關係,建立新的社會紀律,促使平凡卻生動的群眾最終得到解放。 

 

  馬克思曾提出了人的發展的三階段社會形式,其中,第三個階段即共產主義社會,“將是這樣一個聯合體,在那裏,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的自由發展的條件”。他認為,在這個“自由人聯合體”中,“我的勞動是自由的生命表現,因此是生活的樂趣”。也就是說,在勞動過程中,人也解放了自身。列寧在闡述“共產主義星期六義務勞動”時特別強調了“自願自覺”一詞,表示要“用革命精神從事工作”,說明列寧認為,“共產主義星期六義務勞動”最終要實現人的自身解放。  

 

  正是這種由“共產主義星期六義務勞動”所標誌所實現的無產階級工作,徹底鞏固了農民對無產階級國家的尊敬和愛戴,才會使農民相信共產主義正確,成為共產主義事業無限忠實的擁護者。

 

  重溫和學習列寧《偉大的創舉》,對於推進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具有現實意義。我們應當準確把握列寧“共產主義星期六義務勞動”的思想真諦,認識到共產主義事業的有血有肉有靈魂,有平凡日子裏年複一年、日複一日的生動實踐和辯證發展,最終到達“自由王國”的彼岸,實現全人類的解放。

作者:劉清泉

  上一篇:思而再讀 讀思結合
  下一篇:新中國70年高校思想政治理論課建設的基本經驗
版權所有:陝西优德88手机中文版產業(集團)有限公司    備案號:陝ICP備19007641號    投稿信箱:873089915@qq.com
QQ在線客服浮動代碼